勾拉剪贴锁 花鸟满眼活

来源:人民网—《人民日报》 编辑:夕雨 发布时间:2018-08-24 14:51:25

韦建粉,贵州省布依族刺绣非遗传承人。擅长“剪贴绣”,自学绘画设计,肉眼判断针数,不用绷子和顶针,画、剪、绣一气呵成,从不失手。

针线在布料上飞快地穿行,拉线时的“嘶嘶”摩擦声微微作响,一条完美的弧线逐渐呈现在图案边缘……韦建粉正在绣的门帘,是布依族女性出嫁时必备的嫁妆之一。眼看最后一根“飘带”图案就要收针了,韦建粉露出满意的笑容……

年逾五十的韦建粉是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兴义市人,从12岁那年模仿妈妈完成第一幅刺绣作品起,她就深深着迷于此。“除去吃饭、睡觉,我可以绣上一整天也不厌烦。”2014年,她被认定为贵州省第三批布依族刺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。

布依族刺绣手法多样,直线组成的平绣,针线相绕、扣结成绣的饶绣,形似编织的编绣……这些都难不倒韦建粉。不过,她的拿手绝活是“剪贴绣”。所谓剪贴绣,就是先用笔把图案画在纸板上,沿画出的线条轮廓,剪出图案纸样,再把布用少许白乳胶粘贴在纸样上,顺着纸样,把布剪出相同的图案,最后把所有剪好的布粘贴在一块完整的绣面上,用针线锁边。

“最难的是画和剪。”说着,韦建粉拿出一块普通的纸板,不到3分钟就用铅笔勾勒出一组花。轻轻一勾,画出了枝干的一处曲折,顺势而下再一勾,另一个与之对称的弯曲也好了,几个来回,一笔成形,错落有致;随后寥寥几笔,添上花朵和叶片。“画时手要稳,不能来回涂改,歪歪斜斜,忽大忽小,美感就没了……”韦建粉边画边解释道。

接着,她拿出一把磨得锃亮的小剪刀,在纸板上按着线条,剪了起来。只听纸板“咔咔”作响,她不时转动剪刀,在图案拐角处,稍作停顿,刀刃前端轻挑一下,边缘迅速脱落。“剪,要掌握好力度,控制住距离。剪过了,纸可能断掉,剪不到位,图案又会死板。”

随后,韦建粉把一块黑色的布粘贴在纸样上,沿着纸样把布剪出相同的形状。“布依族喜欢比较明亮的颜色。”把剪好的布块贴在完整的绣面上后,韦建粉挑出了红、绿、黄三种颜色的绣线,开始锁边。

不用绷子,不戴顶针,韦建粉直接顺着图案的边缘开始绣。下针、拉线、再下针……动作平稳流畅,拉线松紧适宜,针脚细腻整齐,不一会儿,原本些许生硬的图案边缘被覆上了一层柔和的线条,图案瞬间立体灵动起来,跟绣面融为一体。

“走针要做到心中有数。”韦建粉判断针数是一绝:记者随手画了一条弧线,韦建粉看上一眼,说需要15针;绣完一数,一针不差。原来,经过多年练习,韦建粉每一针多长都是基本固定的,在她的作品中,1寸长度的线条刚好有30针。另外,刺绣过程中,如果线拉得不好,布面就会皱起来,很多人需要借助绷子撑着绣面,以获得张力;可韦建粉不用,单凭她对力道的把握,就能绣出平整的图案。

爱观察,勤琢磨,韦建粉觉得自己算是个“有心人”。在她看来,一草一木皆可入绣。无论是花鸟鱼虫还是山水人物,甚至是抽象的几何图案,韦建粉一边从生活中获得源源不断的灵感,一边创造出一件件独一无二的精美绣品。从学会刺绣以来,她每年至少要绣出大大小小200幅以上的作品,平均一到两天就有一幅作品问世……

“技术活嘛,没什么捷径,熟能生巧。”韦建粉说,曾有不少人跟她学过剪贴绣,但大多半途而废。“有些孩子没耐性,坐不住,可不行。还得踏踏实实、一步一步来,一个细节都不能马虎。”韦建粉最盼望的,就是多带几个学生,把这项技艺传承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