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发秀:非遗要在年轻人中更多传承

来源:中国民族宗教网、 中国民族报 编辑:夕雨 发布时间:2018-08-24 14:51:25

每当闲暇时,李发秀便会不自觉地拿起布料和针线,熟练地在黑色绣布上面忙碌起来。穿针引线间,一朵朵“祥云”或“太阳花”便会美丽绽放……

前不久,李发秀刚和当地一家旅游产品公司签订了100件土族盘绣制品的采购订单。“我的绣品挺受欢迎的,哪怕一个小件也要卖一两百元,大的作品可以卖到几千元。”李发秀说,为了便于销售土族盘绣,儿女们帮她开了一家网店。她的绣品不仅畅销省内外,还远销到了国外。

李发秀是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的一位土族农民,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“土族盘绣”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“我以前根本没有想到,土族古老的盘绣会这么受欢迎。”李发秀说。

土族女子一生中的“必修课” 

从7岁开始跟随母亲学习盘绣针法,到18岁亲手完成自己的嫁妆,50多年来,李发秀的生活一直和盘绣密不可分。她笑着说:“我们土族姑娘针线活儿不好,是嫁不出去的。”

盘绣是土族人独有的一种刺绣方法,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。学习盘绣曾是土族女子一生中的“必修课”。

按照土族的传统,土族女人有了女儿后,会用十几年的时间手把手地传授女儿盘绣针法。土族女子出嫁前,要将作为嫁妆的盘绣作品在娘家公开展示一次,以彰显自己的聪明能干;嫁到婆家后,还要将盘绣作品送给婆家人、邻居和亲戚朋友们。

盘绣做起来很不容易,用的绣布也跟其他刺绣不一样。要先用浆糊把棉布粘起来,再把布压平,然后再设计图案、搭配颜色。为了达到镶色和谐的效果,一种色彩往往要选择若干个色级。如要绣一朵红色的石榴花,从深到浅就要配10多个色级的绣线。

李发秀的老伴儿赵永学,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俩人结婚时的情景:“当时,她的嫁妆特别多。我们在院子里搭了一根杆子,上面挂得满满当当,有衣服、配饰、鞋袜,都特别好看。”

但在国家大规模启动非遗保护工作以前,李发秀的盘绣手艺并没有给这个贫苦的家庭带来多少收入。

“我有3个儿女,一家5口人,仅有15亩地,都是山沟里的贫瘠土地。每年靠天吃饭,一年存下的粮食不多。那时,做土族盘绣大多自用,偶尔卖一些绣品供3个孩子上学。”李发秀说,由于过去土族盘绣不出名,根本卖不了几个钱,她从来没有想过命运会因此而改变。

保持特色基础上大胆创新

李发秀盘绣技艺精湛,她的绣品色彩丰富、图案美观大方,极具民族特色。1995年9月,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。互助县妇联派出李发秀等4位会刺绣手艺的农村妇女,参加了“中国传统工艺技术女能手操作表演”活动。一位叫凯洛的加拿大女士对李发秀的绣品很感兴趣,当场下了订单。

“从那以后,我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转变,我家的生活也因为土族盘绣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”李发秀说,她逐渐地意识到盘绣绣品不仅是土族人民的挚爱,也可以成为商品,让更多人使用。这激发了她弘扬和传承土族盘绣的热情。

盘绣的针法十分独特,制作过程特别费时、费工。如今,从事这种技艺的土族姑娘逐年减少。因此,土族盘绣也面临着失传的危险。2006年,土族盘绣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。2008年,李发秀被认定为“土族盘绣”项目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。

李发秀意识到,土族盘绣若想走向世界,就必须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基础上大胆创新。为此,她不断尝试,从多角度对土族盘绣进行了创新:在图案设计上,融入时代元素和标志性事件,为土族盘绣带来时尚气息;在品类拓展上,以香包、荷包、挂件等实用性种类为主;将盘绣的底料由传统的黑棉布换成织锦缎,使盘绣更美观、上档次;在销售方式上,除了顾客上门、电话订制之外,李发秀还让儿女们帮忙开设了网店。

“只有通过创新做出好的作品,市场才能认可,年轻人才愿意从事土族盘绣活儿,这门手艺才不会失传。”李发秀说。

2009年,李发秀的盘绣作品在“锦绣中华”中国织绣精品大展中荣获金奖;2010年,她被授予“青海省二级民间工艺师”荣誉称号。

让更多年轻人学习盘绣技艺

近几年,随着抢救和保护土族盘绣工作的步伐加快,当地党委、政府和有关部门相继组织了各类土族盘绣培训班,并多次邀请李发秀担任培训教师。她还在家乡丹麻镇松德村,定期开设培训班。至今,她已经带出1500多名徒弟。

目前,在松德村,依靠盘绣为家庭创收的土族妇女,占全村妇女总数的60%以上。依靠这门传统的手工技艺,农闲时节,每名土族妇女人均增收4000多元。

在李发秀看来,保护和传承盘绣文化是她一生要做的事情。“我现在年纪大了,眼睛不太好。但只要看得见,我就会一直绣下去。”李发秀说,她用身体力行的方式,为发掘、抢救、保护和发展土族盘绣辛勤耕耘着。她也希望通过绣品来展示土族的文化,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土族、走进彩虹的故乡。

“目前,学习盘绣技艺的年轻人并不太多。”李发秀坦言,制作盘绣制品的收入远不如外出打工收入高。所以,年轻的土族女孩宁愿外出打工,也不愿意以此为生。

当地党委、政府和有关部门也意识到了土族盘绣传承的现实问题。教育部门特别推出了“非遗进校园”活动,在部分大学和中小学校开设了土族盘绣培训班。

“在学校搞民族技艺传承,作用大、效果好,值得推广。”李发秀告诉记者,她曾被一些学校邀请去做培训教师,每次去她都特别认真对待,希望能够多教一些学生。

“让女孩子们从小接触土族盘绣,在她们的脑子里就会形成深刻的印象,这种影响是潜移默化的。我们会努力,因为我们有责任把这门古老的刺绣技艺传承下去!”李发秀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