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志耀:方寸之间成就桃雕百年传承

来源:中国网 编辑:夕雨 发布时间:2018-10-08 15:19:04

韩志耀在潜心雕刻

大连作为辽南文化的重要发祥地,中原文明与北方游牧文化相互交融,文化传承生生不息、薪火相传。2014年11月,大连核雕被列入了国家级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,这是大连地区又一个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项目。而大连核雕代表性传承人韩志耀,是当今中国核雕界的领军人物,他把大连核雕技艺推向了新的高度。此前,韩志耀的核雕作品获得了中国文联授予的中国民间文艺最高奖—“山花奖”。

家族传承   铸就核雕不解之缘

韩志耀,1956年生于大连,受家庭熏陶,从小爱好广泛,从六岁起就开始学刻核雕。在外祖父王兆传、母亲王春兰的耳濡目染、言传身教下,对核雕更是情有独钟。母亲和外祖父雕桃核时,韩志耀就跟着看,看多了就捡个桃核学着刻。拿来一个桃核,洗洗蹭蹭磨磨,锯拉刀刻锉锉,做一些小动物小花篮、小船等小玩意儿,在童年小伙伴们的眼里,他俨然是一个能工巧匠,这让他产生了成就感和荣耀感。

韩志耀为参观者介绍作品  

小时候韩志耀曾听外祖父说过,核雕原来是很高深的手艺,历史上的核雕曾是风雅之物,备受文人墨客和风流雅士喜爱。可传到外祖父那一辈时,由于战乱、迁徙、市场、生活方式等方方面面的因素,很多绝招和精湛的技艺已经渐渐失传了,到后来只能雕刻出一些比较简单的作品。核雕属于民间艺术中的杂项,也属于雕刻艺术中难度较大的一种,所以干这一行的人不多,能雕刻出精品的更是少之又少。核雕作品的价格低则不够支付工钱,价格高又没人买,岁数大的眼睛不行做不了了,岁数小的又因为看不到前途不屑去做,基于这种情况,有些家传的后辈们做不下去了,有很多高难的手艺也就慢慢失传了。

那时候,中国经济状况整体上是维持温饱,很少有人拿出闲钱追求高雅。韩志耀曾经想过一辈子专门搞核雕创作,但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想要专门以核雕为生恐怕要捉襟见肘,因此,核雕对于他,只能是业余爱好。那时,他常常雕刻一些小物件独自欣赏或者送给亲朋好友。

20世纪70年代,他开始用核雕讲述童话故事,从卖火柴的小女孩到搂草筐里的顽童,从精致的镂空摆件再到历代文化名人,他的核雕作品中综合了很多工艺,辅之以艺术化和想象力的处理和加工。大连的桃核一到收获季节几乎遍地皆是,看到好的桃核,韩志耀总是爱不释手,总想做点什么。韩志耀少年时期培养了雕桃核的兴趣,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搜集可以雕刻的桃核,凡是看到可雕之材,总是翻来覆去地琢磨如何因材施刻。这种对原料的渴望以及韩志耀的个人爱好,使得他一直将核雕事业延续至今,50多年来从未停手,孜孜不倦地在核桃上进行加工创作,创作出了一些在国内业界具有突破性的作品。

潜心钻研   成就雕工技法

随着文化修养的提升和眼界的开阔,韩志耀不断琢磨,怎么才能突破自己,超越自己,让自己的一身本领呈现更多的可能性,让核雕的方寸之间融入更多的文化艺术韵味。为此,他曾一度很困惑。创作过程中那种得心应手、自由奔放的舒缓,作品生活气息浓郁的吸引,刀法运用自如的醇厚,作品完成后的神奇感……

人物肖像桃雕作品

随着韩志耀对雕刻艺术的坚毅执着,用心琢磨,日益痴迷,他的技艺不断精进,为其作品赋予了个人独特的风格。韩志耀作品的题材广泛:民间传说、神话故事、历史典故,他都大胆尝试,在博览群书、不断开阔视野的前提下,不断延伸着题材的表现手法,广采博收地加以创新,力争使耳熟能详的题材散发出全新的韵味。

终于在1988年,觉得时机成熟了,韩志耀放弃了原有工作,最终决定选择最适合自己兴趣的核雕作为创作的突破口,开始专心致志地做核雕。核雕工艺复杂,从选料到绘画,再到浮雕、镂空、透雕及太极雕等雕刻手法,无不彰显着核雕的雕刻技艺。如散点及立体的构图,保留桃核原有的色泽,顺着桃核天然纹理加以刻饰、打磨,雕刻后生动而高雅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韩志耀吸收了很多其他艺术门类的长处,总结出一整套意向性先行的构图理念,以尊重自然、拥抱自然为出发点,进而在桃核上虚实相间,自成意境,独创一种写意风格,突破了传统的纯写实手法,把核雕艺术从内容到形式,都推向了一个全新的高度。

韩志耀的基本功娴熟,又有思考琢磨的习惯,陆陆续续创作出来的作品有了一定的突破。这些作品,很快赢得了大家的喜爱。通过这些,他也看到了市场前景。

韩志耀的部分作品

韩志耀的作品至今已逾万件,题材广泛,内容丰富,技法精湛,图案造型生动别致,寓意深刻。此外,在他的作品中名著人物、寓言神话和成语故事、宗教文化、体育武术、动物、山水等内容都有所涉猎,大连市西岗区已专门为其设置了桃核微雕展示基地。

异曲同工   再现千年文化传承

2000年,韩志耀带着自己的核雕作品到沈阳参展,这一试不要紧,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不说,还恰巧遇到一位辽宁大学的教授。他看了韩志耀的参展核雕作品之后,极其感兴趣,觉得构思、刀法、主题都很好。但遗憾的是,韩志耀雕刻的小船都没开窗,教授建议他研究一下《核舟记》,文中记载的核雕在500年前就能开窗。闲聊中教授问他能不能把《核舟记》中所讲的内容用桃核微雕重现出来。从沈阳回到大连后,韩志耀迫不及待地钻进图书馆,查阅了大量资料,并反复阅读《核舟记》一文,逐字逐句进行推论揣摩。他根据资料,开始研究明代船舶、服装、家具等实物的造型和比例,单单确定核舟高度一项,他就颇费了一番工夫。

作品《核舟记》

第一道工序挑选桃核费了很大劲,因为并不是所有的桃核都是可以雕琢的,雕刻这样一个作品要求是非常之高的,还必须精选相当数量备用,在雕刻过程中稍有败笔或不尽如人意的地方,就会前功尽弃,这样高难度的作品第一次就想一气呵成,可能性微乎其微。他做好了足够的精神准备和原料贮备。他前后共雕废了九个桃核,但他还是坚持不放弃。

同年,韩志耀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,最终还原了史上记载却失传了500多年的《核舟记》,其作品在上海世博会展览时震撼全场,100个小核舟,阵容强大,有独木舟、舢板船、桨船、帆船、轮船、龙舟……这是一部中国核雕史上较全面的、汇总性的长篇组雕,成为了一个无可比拟的艺术珍品。这部作品的创作,把中国核雕艺术推向一个更高的境界

不仅如此,他还提高了技艺雕刻难度,增添了一些小窍门。他的作品《核舟记》,通过研究苏东坡的政治落难身份等历史背景,同时兼顾艺术作品的美观效果,按《核舟记》文章中描述的,从尺寸到比例再到情节,与原作品完全一致,但人物数量却由原来的5人突破到9人,窗户也由8扇增加为24扇,且都可以随意开关。核舟中舱内刻入吹箫人、书童和客人,把诗词刻在船背上,直径为3毫米的小茶壶,壶心镂空,盖可开启,壶嘴中空,通体通畅。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,这枚小小的核雕一拿出来,观者无不为之拍案叫绝,就是这枚小小的核雕,为韩志耀赢得了中国民间文艺的最高荣誉—“山花奖”。

作品《锚链画舫》

韩志耀仍未满足,他还一直往前走,且越走越远,精益求精。在他后来的作品《锚链画舫》上,18个人物形态各异;可动的镂空窗刻到24度扇、44度扇。在长期实践中,大连核雕代表性传承人韩志耀诠释了桃核微雕的技艺,展现了独特的艺术风格,并将雅俗共赏的文化内涵体现在桃核微雕的艺术中,形成了辽南地域特有的民间美术风格并加以传承。

韩志耀的作品大都以传统美术为理念,以方寸桃核为原料,全面展现了独特的艺术风格,其作品流传广泛。2001年,在中国第二届民间艺博会上,韩志耀的作品《核舟记》获“山花奖”、“民间工艺银奖”;2003年,韩志耀作为核雕届代表人物参加了首届“百花迎春晚会”;2011年10月,韩志耀在第四届中国民间艺人节上获得“最受欢迎的民间艺术家”称号;2017年12月被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《大连核雕》代表性传承人称号。从2000年至今,韩志耀的作品在各种展会、活动中获得众多奖项,为核雕艺术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(中国网罗景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