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近西西里木偶剧(多彩非遗)

来源:人民网—人民日报 编辑:夕雨 发布时间:2021-04-12 09:25:00

叶琦

开栏的话

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凝聚人类文明精华,在时间长河中世代传承,诉说过去,记录当下,传扬后世。非物质文化遗产多种多样,承载着不同国度、不同民族的文化基因和历史记忆,展示出世界文明的多维向度,是人类的共同财富和精神家园,需要我们共同守护、弘扬、发展。本版自本期起推出“多彩非遗”栏目,介绍世界各国丰富多彩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聚焦当下的发展状况,讲述背后的传承故事。

和很多人一样,初识西西里缘于意大利导演朱塞佩·托纳多雷的“时空三部曲”——《天堂电影院》《海上钢琴师》和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。这三部电影里有童年的无邪天真,少年的懵懂忧郁与老年的沧桑落寞。西西里是意大利的缩影,这里有蓝天大海,也有悠久丰富的人文艺术,其中,有一抹色彩你无法错过——西西里木偶剧。

从那不勒斯出发,登上前往西西里大区首府巴勒莫的轮渡已是傍晚时分。夜色中,邮轮航行于广阔无垠的第勒尼安海上,头顶是浩瀚梦幻的星空。翌日清晨,我在第一缕阳光中抵达这片美丽的土地。

岛上的推介海报中有一句醒目的广告语——去西西里,别错过木偶剧。西西里木偶剧形成于19世纪初期,当地人称为“普皮(pupi)”,剧目讲述的故事既有宏伟的史诗、英雄的传奇故事,也有取材于中世纪的骑士文学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诗歌,主人公涵盖君王、圣徒,也包括奸臣和江洋大盗。木偶剧的大部分对白由木偶剧艺人在演出中即席编创。西西里木偶剧是意大利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形式之一,诞生之初即在平民阶层获得青睐。

晚上7时,夜幕低垂。兜兜转转,来到巴勒莫市中心巴拉·奥利维拉大街上一家名为巴拉的普皮剧院。剧院不大,呈长方形,8排长条板凳的观众席上大概能坐50多人。门票8欧元一张,入场时,前面五六排座位都已坐满,大部分是孩子和他们的父母。观众席第一排的前方放着一架饱经沧桑的手摇风琴,担任音乐伴奏的是一位年轻人。剧场两边的墙上贴着色彩鲜艳的装饰品,剧院里满是孩子们的欢笑声。

当晚演出的是剧院的经典剧目《奥兰多圣骑士》,音乐奏起,舞台红色幕布拉开,“奥兰多——奥兰多——”磁性厚实的男中音将观众瞬间带入情境。故事开始,木偶登场。英勇的战士、翩翩的少女、年迈的老妪,在灯光布景都精致讲究的舞台上,造型各异、色彩斑斓的木偶轮番亮相。其中威武的战士格外夺人眼球,满身盔甲由闪亮的金属银片制成,战袍色彩鲜艳、古色古香。

木偶由提线操纵,在表演者熟练高超的技术下行动自然流畅。风琴前的年轻人注视着台上,配合剧情进行伴奏,音乐抑扬顿挫。在几个场景中,木偶的动作甚为微妙,仅有眼睛微微转动。从两个人击剑到大群士兵举戟群战,场面在激烈进攻和撤退转换中有条不紊地展开,扣人心弦。灯光忽明忽暗,一时间刀、剑、弓、矛飞舞,呼喊声、击剑声、盾牌相撞声此起彼伏,舞台效果引人入胜,台下观众屏息凝神。待演出结束,我不禁和孩子们一同起立,用力鼓掌。

始料未及,走下舞台的表演者竟是一位汗流浃背、满头银发的老人。他名叫米莫·库奇基奥,已近73岁高龄,剧院所属的库奇基奥木偶剧团便以其家族姓氏命名,由米莫的父亲于1973年创办。风琴前的年轻人名叫贾科莫·库奇基奥,是老人的儿子。库奇基奥木偶剧团的表演剧目从歌剧到舞蹈,从小说到童话故事,涉猎甚广。

西西里木偶剧大多由家族代代相传,家族成员视祖传技艺为珍贵的财富和荣耀。在巴勒莫,许多木偶剧场都由家族剧团运营,很多已传承百年。库奇基奥便是其中一家,剧院经营和经济运作由米莫的太太负责,米莫的弟弟不仅作为演员参加演出,还是这个家庭剧团的木偶制作人,演出所用木偶大部分出自他之手。

看大家饶有兴趣,贾科莫带领部分观众参观了剧场存放木偶的仓库。在仓库里,我惊喜地看到上百件木偶分门别类地归整于墙上。走近端详,发现偶人的面部表情大多高度夸张。木偶需要专业工匠沿用传统方法,以木头、铁和纺织品等材料制成,雕刻、着色大有讲究。木偶大小不一,小的高30—40厘米,大型木偶则可高达1米以上,重达六七公斤。贾科莫告诉我们,200多年前,木偶剧的诞生给不同阶层的人们提供了平等交流的舞台。通常表演会在一个场所延续好几晚,木偶艺人竭尽所能打动观众、寻找共鸣。木偶剧让人们有了走出家门进行沟通的机会,这种戏剧形式让西西里人有了归属感和精神家园。

走出剧场,我看到巴勒莫许多商店和小摊上摆满各色木偶,长长地排成几排。它们头盔上缀着各种颜色的羽毛或绒缨,手里拿着宝剑、盾牌,令人眼花缭乱、爱不释手。

为延续和保护西西里木偶剧,200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并制定为青年木偶艺人开办培训学校、举办西西里木偶节并设奖项、在国内外举行展览等保护计划。

在聊天中,我得知出生于1982年的贾科莫本是巴勒莫一位小有名气的钢琴家和作曲家。他是家中独子,由于担心木偶戏这门古老的民间艺术走向衰落,便决心学艺。为了改进木偶剧演出中的音乐效果,他特意报考音乐学院,读了音乐学系。如今,他逐渐从老父亲手中接过接力棒,成为西西里木偶剧最重要的传承人之一。贾科莫说,西西里木偶剧的鼎盛时期是父辈尚是儿童之时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娱乐方式的多样化,木偶剧逐渐面临生存威胁,但可喜的是,有一大批木偶剧表演艺术家与家庭剧团仍在坚守,对木偶剧进行改良创新,使其更贴近今天的生活。

小男孩安东尼奥·坦克雷迪·卡迪利虽然才9岁,却已是巴勒莫家喻户晓的西西里木偶剧表演名人。2019年11月,他还把精湛的木偶剧表演带到中国泉州的国际木偶展演上。安东尼奥对木偶剧的热情源于三四岁时在木偶剧场看到的精彩演出。对他来说,木偶就像兄弟一样。这个阳光可爱的男孩会和他的木偶们一起坐在地板上,谈论在学校的所见所闻。

在西西里岛东南隅的锡拉库萨,有一家名为瓦卡罗·马乌切利的木偶之家,包括木偶博物馆、木偶剧院和木偶工作室,收藏并陈列了各种西西里木偶、布偶、木偶剧舞台道具等,在这里能找到关于西西里木偶剧的一切。木偶之家成立于1978年,主人是马乌切利兄弟,他们对家族传承艺术的坚持,让到访的人们得以了解这项西西里文化瑰宝的前世今生。

明媚的阳光、碧蓝的海洋、浪漫的地中海风情,西西里的美景斑斓绚丽,木偶剧是其中不可缺失的一抹色彩。我很庆幸,西西里的普皮依旧存在,发展至今老少皆宜;我更敬佩,以库奇基奥一家为代表的那些西西里木偶剧艺人的坚守与创新。他们一直在思考这项古老艺术如何在今天更好地发展传承,正是他们的努力,令西西里木偶剧焕发新生。

《人民日报 》( 2021年04月11日 07版)